「我们是受害者,还是始作俑者?」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:现在的世

「我们是受害者,还是始作俑者?」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:现在的世

最近刚完结篇的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,製作品质被誉为「台剧的天花板」,不但引起热烈讨论、洗版各大社群平台,更创下台剧在 IMDb 史上最高分 9.5 的纪录,被网友大讚是「久违的神作」。果然,看完震撼不已;从家庭、人权、媒体,戏剧就像是桥樑,连结所有「节点」,让观众认识到不同于自己的人生、触发不同的观点。以下四点,也许你也可以一起思考看看。

没有一滴雨认为是自己造成洪灾

「因为你们这些人遇到这些事情只有愤怒、害怕、你们胆怯,你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去了解他们背后到底发生什幺事情。难道把这些人全部抓起来关起来,把他们都杀了,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更好吗?不会,因为还会有下一个。」——王赦

剧中以李晓明的随机杀人案为剧情核心探讨死刑议题。但我们的愤怒到底该向谁讨,什幺可以真正弥补?

在看这部的当下想起日剧《Border》里面的话:「这个世界需要超人,需要正义,但当正义过于强大,也将和怪物无异。」在想也许重点不是判不判死刑,而是迈向死刑的过程;仔细推敲这部片的开头动画,呈现社群上众多文字飞舞的画面,象徵大众舆论与人们的闻风起舞;「被害的加害者,加害的被害者⋯⋯」很多时候,很多人似乎在无意间,可能只是一个无意的留言或反应,做出让别人难以走出的「小恶」,成了没杀人的杀人犯,间接促成恶的世界。

「聪明是一种天份,但善良是一种选择。」或许如果我们选择更善良,更友善对待每个周遭,就能让更多人善良,或许减少我们的恶也就能减少会碰到的恶 。很有意思的是,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其实是很中性很悬问的剧名,暗示我们与恶的距离,都是自己决定的。

「我们是受害者,还是始作俑者?」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:现在的世没有坏囝仔,只有歹命的小孩

「不是每个人生下来都可以选择。你真的很幸运,你有爱你的爸爸、妈妈,甚至不用去担心自己的生活;可是我们跟你们不一样,我们没办法好好读书,甚至没办法好好睡觉,我们很穷,我们很小就要出去打工,但有时候做一两个月就会被炒鱿鱼。我们是在被不断的否定中成长,甚至有时候会相信,那些说他们没有出息没有用的声音是真的。可是你问我为什幺,我也不知道,我只能用猜的,猜那个他想杀掉的人,是他小时候的自己。」——王赦

「我会说他是个罪人,可是他不一定是个坏人。」——王赦

如果可以把一个人的脑剖开,了解他成长思考的脉络,就不会轻易的武断的评判别人做的一切。到现在还记得郑捷案的时候,囧星人在 Youtube 上说的话:「我们的社会还存在着太多痛苦却说不出口的孩子。不管什幺原因,他们和父母关係疏远,活得不快乐。不够幸运,所以没有遇到一个让他们感到被爱的人;不够幸运,所以没有遇到一个会对他们道歉的成年人。」

「全天下没有一个爸爸妈妈,会花二十年去养一个杀人犯。」「他小时候,也是很可爱的,也是一个好孩子啊!」尤其喜欢剧中家庭没有任何偏激、只是普通家庭的人设,彷彿是在表示,恶可能存在任何家庭,也可能终止在任何家庭 。而这部戏想要问的,就像剧中王赦想了解的,不是犯罪者做了什幺,而是他们为什幺选择去犯罪。

「什幺是坏人?什幺是好人?」如果不再用既定的标準去看去标籤,如果可以试着拥抱每一个不小心坠落的灵魂,如果可以听到每个如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主题曲 〈别让我走远〉 绝望的呼求,世界也许就不会这样崩裂。

「我们是受害者,还是始作俑者?」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:现在的世「小时不读书,长大当记者。」这句话是谁造成的?

「给最好的建议就是用遥控器,不喜欢看就关掉不要看。不要有了点击、有了收视率,还要来批评我们媒体无脑。你们的批评,不会改变媒体的即时文化,只会让我们精神更错乱。」—宋乔安

「而媒体是否有中立、真实地对待这些案件,而不是牵动着整个社会的负面情绪?」—李大芝

「大奶、正妹、八卦、捡尸」什幺时候,新闻渐渐变成一种节目、表演,甚至从「地震造成松仁路裂开」的假新闻,就知道我们都活在与恶的剧情里。而我们是受害者,还是始作俑者?在骂记者是妓者的同时,其实每一个点击、每个留言,都是在为自己想要的世界投票;也许我们的世界,都是由我们的每个小动作形塑出来的。

我想这部剧的其中一个点,也是在暗示,当媒体挣扎想要改变往更好的方向态度去,希望观众也可以赏脸,证明我们有批判性思考的能力,所以他可以餵我们更成熟的东西。(啊还有,这个新闻台竟然是剧组自己特别搭的!!也太用心!)

「我们是受害者,还是始作俑者?」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:现在的世不怕就不叫勇敢

「看得见的东西就不用相信,就是因为看不见,才更有机会去相信。」-应思悦

最后想提的是,有一场应思聪发病,饱受病魔折磨而跑去找宋乔平问:「为什幺是我?」宋乔平坚定回说:「可能因为你比较勇敢。」总之,不管遇到多困难、多害怕的事,要记得 不是不怕就叫勇敢,而是怕还愿意去做尝试去改变才叫勇敢。 然后,「哈、哈、哈」笑开好运就会来,因为不是世界变好才要笑,而是笑了世界才会变好。

总之,戏的创作有时候不是为了给出答案,而是抛出问题、抒发想法并提供思考,我想这部戏想要讨论的,就像所谓的后现代社会,就是一个再也没有表象、公式、一定的代表、没有二元没有对立,只希望走像更包容、更尊重各个立场的社会。

最后,编剧吕莳媛已表示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会有第二季啦,还将是一个崭新的故事,就让我们耐心期待吧!!!

相关推荐